《選擇與尊嚴》在線閱讀——賣家內參李大慶公益電子書推薦

2018年4月10日23:25:27 發表評論 2,201 views

選擇與尊嚴

關于死亡,這可能是一篇顛覆你認知的內容

本文摘編自微信公眾號“拾遺”

中國各大城市在陸續發布幸福指數。

但這些發布很健忘——忽略了“死亡質量”也是幸福指數的核心指標。

經濟學人智庫對全球 80 個國家和地區進行調查后,發布了《2015年度死亡質量指數》報告:英國位居全球第一,中國大陸排名第71。

“科技發展到今天,醫生面對最大的問題不是病人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死掉?!?/p>

不得“好死”——這可能是現在最被我們忽略的幸福難題。

1999 年,巴金先生病重入院。一番搶救后,終于保住生命。但鼻子里從此插上了胃管?!斑M食通過胃管,一天分 6 次打入胃里?!蔽腹苤辽賰蓚€月就得換一次,“長長的管子從鼻子里直通到胃,每次換管子時他都被嗆得滿臉通紅?!遍L期插管,嘴合不攏,巴金下巴脫了臼?!爸缓冒褮夤芮虚_,用呼吸機維持呼吸?!?/p>

 

巴金想放棄這種生不如死的治療,可是他沒有了選擇的權利,因為家屬和領導都不同意?!懊恳粋€愛他的人都希望他活下去?!蹦呐率腔杳灾?,哪怕是靠呼吸機,但只要機器上顯示還有心跳就好。就這樣,巴金在病床上煎熬了整整六年。他說:“長壽是對我的折磨?!?/p>

“不要再開刀了,開一個,死一個?!痹虾H鸾疳t院院長、中國抗癌協會常務理事朱正綱,2015 年起,開始四處去“攔刀”。他在不同學術場合央求醫生們說,“不要輕易給晚期胃癌患者開刀?!?現在中晚期胃癌患者一到醫院,首選就是開刀,然后再進行化療放療?!熬褪窍劝汛笊剑[瘤主體)搬掉,再用化療放療把周圍小土塊清理掉?!边@種治療觀念已深植于全國大小醫院,“其實開刀不但沒用,還會起反作用。

 

晚期腫瘤擴散廣,轉移灶往往開不干凈,結果在手術打擊之下,腫瘤自帶的免疫系統受到刺激,導致它們啟動更強烈的反撲,所以晚期胃癌患者在術后幾乎都活不過一年?!倍F在歐美發達國家很多都采用“轉化治療”,“對晚期腫瘤患者一般不采取切除手術,而是盡量把病灶控制好,讓其縮小或慢
擴散。因為動手術不但會讓患者死得更快,而且其余下日子都將在病床上度過,幾乎沒有任何生活質量可言?!?/p>

 

所以,朱正綱現在更愿稱自己是“腫瘤醫生”,外科醫生關注的是這次開刀漂不漂亮,腫瘤醫生則關注患者到底活得好不好,“這有本質的區別?!?/p>

 

美國是癌癥治療水平最高的國家,當美國醫生自己面對癌癥侵襲時,他們又是如何面對和選擇的呢?

 

2011 年,美國南加州大學副教授穆尤睿,發表了一篇轟動美國的文章——《醫生選擇如何離開人間?和我們普通人不一樣,但那才是我們應該選擇的方式》。

 

“幾年前,我的導師查理,經手術探查證實患了胰腺癌。負責給他做手術的醫生是美國頂級專家,但查理卻絲毫不為之所動。他第二天就出院了,再沒邁進醫院一步。他用最少的藥物和治療來控制病情,然后將精力放在了享受最后的時光上,余下的日子過得非??鞓??!?/p>

 

穆尤睿發現,其實不只是查理,很多美國醫生遭遇絕癥后都作出了這樣的選擇,“醫生們不遺余力地挽救病人的生命,可是當醫生自己身患絕癥時,他們選擇的不是最昂貴的藥和最先進的手術,而是選擇了最少的治療?!?/p>

 

他們在人生最后關頭,集體選擇了生活品質!“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被東開一刀,西開一刀,身上插滿各種各樣的管子后,被掛在維持生命的機器上……

 

這是連懲罰恐怖分子時都不會采取的手段。我已經記不清有多少醫生同事跟我說過:如果有一天我也變成這樣,請你殺了我?!币粋€人失去意識后被送進急診室,通常情況下家屬會變得無所適從。

 

當醫生詢問“是否采取搶救措施”時,家屬們往往會立馬說:“是?!庇谑腔颊叩呢瑝糸_始了。為了避免這種噩夢的發生,很多美國醫生重病后會在脖上掛一個“不要搶救”的小牌,以提示自己在奄奄一息時不要被搶救,有的醫生甚至把這句話紋在了身上?!斑@樣‘被活著’,除了痛苦,毫無意義?!?/p>

羅點點發起成立“臨終不插管”俱樂部時,完全沒想到它會變成自己后半生的事業。

 

羅點點是開國大將羅瑞卿的女兒,有一次,她和一群醫生朋友聚會時,談起人生最后的路,大家一致認為:“要死得漂亮點兒,不那么難堪;不希望在 ICU,赤條條的,插滿管子,像臺吞幣機器一樣,每天吞下幾千元,最后‘工業化’地死去?!笔畮讉€老人便發起成立了“臨終不插管”俱樂部。隨后不久,羅點點在網上看到一份名為“五個愿望”的英文文件。

 

“我要或不要什么醫療服務?!?/p>

“我希望使用或不使用支持生命醫療系統?!?/p>

“我希望別人怎么對待我?!?/p>

“我想讓我的家人朋友知道什么?!?/p>

“我希望讓誰幫助我?!?/p>

 

這是一份叫作“生前預囑”的美國法律文件,它允許人們在健康清醒時刻通過簡單問答,自主決定自己臨終時的所有事務,諸如要不要心臟復蘇、要不要插氣管等等。羅點點開始意識到:“把死亡的權利還給本人,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于是她攜手陳毅元帥的兒子陳小魯,創辦了中國首個提倡“尊嚴
死”的公益網站——選擇與尊嚴。

 

所謂尊嚴死,就是指在治療無望的情況下,放棄人工維持生命的手段,讓患者自然有尊嚴地離開人世,最大限度地減輕病人的痛苦。”陳小魯一直后悔沒有幫父親有尊嚴地離開。陳老帥病重到最后,已基本沒有知覺。氣管切開沒法說話,全身插滿了管子,就是靠呼吸機、打強心針來維持生命。

 

“父親心跳停止時,電擊讓他從床上彈起來,非常痛苦?!标愋◆攩枺骸澳懿荒懿粨尵攘??”醫生說:“你說了算嗎?你們敢嗎?”當時,陳小魯沉默了,他不敢作這個決定?!斑@成了我一輩子最后悔的事情?!遍_國上將張愛萍的夫人李又蘭,了解羅點點和陳小魯倡導的“尊嚴死”后,欣然填寫了生前預囑,申明放棄臨終搶救:“今后如當我病情危及生命時,千萬不要用生命支持療法搶救,如插各種
管子及心肺功能啟動等,必要時可給予安眠、止痛,讓我安詳、自然、無痛苦走完人生的旅程?!?/p>

 

2012 年,李又蘭病重入院,家屬和醫生謹遵其生前預囑,沒有進行過度地創傷性搶救,李又蘭昏迷半日后飄然仙逝,身體完好而又神色安寧,家人傷痛之余也頗感欣慰?!袄钣痔m阿姨是被生前預囑幫到的第一人?!绷_點點很感動。

 

經濟學人發布的《2015 年度死亡質量指數》:英國位居全球第一,中國大陸排名第 71。何謂死亡質量?就是指病患的最后生活質量。英國為什么會這么高呢?當面對不可逆轉、藥石無效的絕癥時,英國醫生一般建議和采取的是緩和治療。何謂緩和治療?“就是當一個人身患絕癥,任何治療都無法阻止這一過程時,便采取緩和療法來減緩病痛癥狀,提升病人的心理和精神狀態,讓生命的最后一程走得完滿有尊嚴?!?/span>

 

緩和醫療有三條核心原則:

1、承認死亡是一種正常過程;

2、既不加速也不延后死亡;

3、提供解除臨終痛苦和不適的辦法。

 

英國建立了不少緩和醫療機構或病房,當患者所罹患的疾病已經無法治愈時,緩和醫療的人性化照顧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基本人權。這時,醫生除了“提供解除臨終痛苦和不適癥狀的辦法”外,還
會向患者家屬提出多項建議和要求:

 

1、要多抽時間陪病人度過最后時刻。

2、要讓病人說出希望在什么地方離世。

3、聽病人談人生,記錄他們的音容笑貌。

4、協助病人彌補人生的種種遺憾。

5、幫他們回顧人生,肯定他們過去的成就。

 

肝癌晚期老太太維多利亞問:“我可以去旅游嗎?”醫生亨利回答:“當然可以??!”于是維多利亞便去了向往已久的地方。

 

 

中國的死亡質量為什么這么低呢?

一是治療不足?!吧×巳卞X就醫,只有苦苦等死?!?/span>

二是過度治療。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在接受創傷性治療。尤其是后者,最讓人遭罪。

北京軍區總醫院原腫瘤科主任劉端祺,從醫 40 年至少經手了2000 例死亡病例。

“錢不要緊,你一定要把人救回來?!?/p>

“哪怕有 1%的希望,您也要用 100%的努力?!?/p>

 

每天,他都會遭遇這樣的請求。他點著頭,但心里卻在感嘆:“這樣的搶救其實有什么意義呢!”
在那些癌癥病人的最后時刻,劉端祺經常聽到各種抱怨:“我只有初中文化,現在才琢磨過來,原來這說明書上的有效率不是治愈率。

 

為治病賣了房,現在還是住原來的房子,可房主不是我了,每月都給人家交房租……”還有病人說:“就像電視劇,每一集演完,都告訴我們,不要走開,下一集更精彩。但直到最后一集我們才知道,盡管主角很想活,但還是死了?!?/p>

 

病人不但受盡了罪,還花了很多冤枉錢。數據顯示,中國人一生 75%的醫療費用,花在了最后的無效治療上。有時,劉端祺會直接對癌癥晚期病人說:“買張船票去全球旅行吧?!苯Y果病人家屬投訴他。沒多久,病人賣了房來住院了。又沒多久,病床換上新床單,人離世了。整個醫院,劉端祺最不愿去的就是 ICU,盡管那里陳設著最先進的設備?!霸谀抢?,我分不清‘那是人,還是實驗動物’?!被敲炊噱X、受那么多罪,難道就是為了插滿管子死在 ICU 病房嗎?

 

 

穆尤睿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的文章會在美國造成如此大的影響。這篇文章讓許多美國人開始反思:
“我該選擇怎樣的死亡方式?”美國人約翰遜看完這篇文章后,立即給守在岳母病床前的太太打電話:
“現在才知道,對于臨終者,最大的人道是避免不適當的過度治療。不要再搶救了,讓老人家安靜離開吧!”太太最終同意了這個建議。第二天,老人安詳地離開了人間。這件事,也讓約翰遜自己深受啟發:“我先把自己對待死亡的態度寫下來。將來若是神智清楚,就算這是座右銘;如果神智不清了,就把這個算作遺囑?!?/p>

 

于是,約翰遜寫下了三條“生前預囑”:

 

1、如果遇上絕癥,生活品質遠遠高于延長生命。我更愿意用有限的日子,多陪陪親人,多回憶往事,把想做但一直沒做的事盡量做一些。

2、遇到天災人禍,而醫生回天乏術時,不要再進行無謂的搶救。

3、沒有生病時,珍惜健康,珍惜親情,多陪陪父母、妻子和孩子。隨后,約翰遜撥通電話,向穆尤睿征求意見。

 

穆尤?;卮穑骸斑@是最好的死亡處方?!碑斘覀儫o可避免地走向死亡時,是像約翰遜一樣追求死亡質量,還是用機器來維持毫無質量的植物狀態?英國人大多選擇了前者,中國人大多選擇了后者。

 

這是上?!胞惿蠓颉敝v述的一件普通事,之所以說普通,是因為這樣的事每天都在各大醫院發生——一個 80 歲老人,因為腦出血入院。家屬說:“不論如何,一定要讓他活著!”4 個鐘頭的全力搶救后,他活了下來。不過氣管被切開,喉部被打了個洞,那里有一根粗長的管子連向呼吸機。偶爾,他清醒過來,痛苦地睜開眼。這時候,他的家屬就會格外激動,拉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們拯救了他?!?br /> 家人輪流晝夜陪護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監護儀上的數字,每看到一點變化,就會立即跑來找我。

 

后來,他腫了起來,頭部像是吹大的氣球,更糟糕的是,他的氣道出血不止,這使他需要更加頻繁地清理氣道。每次抽吸時,護士用一根長管伸進他的鼻腔。只見血塊和血性分泌物被吸出來。這個過程很痛苦,只見他皺著眉,拼命地想躲開伸進去的管子。每當這時,他孫女總低著頭,不敢去看??擅刻旆磸偷厍謇?,卻還能抽吸出很多。

 

我問家屬:“拖下去還是放棄?”而他們,仍表示要堅持到底。孫女說:“他死了,我就沒有爺爺了?!敝委熢絹碓綗o奈,他清醒的時間更短了。而僅剩的清醒時間,也被抽吸、扎針無情地占據。他的死期將至,我心里如白紙黑字般明晰。便對他孫女說:“你在床頭放點薰衣草吧?!彼B聲說:“好。我們不懂,聽你的?!钡诙觳榉?,只覺芳香撲鼻。他的枕邊,躺著一大束薰衣草。他靜靜地躺著,神情柔和了許多。十天后,他死了。

 

他死的時候,膚色變成了半透明,針眼、插管遍布全身。面部水腫,已經不見原來模樣。我問自己:如果他能表達,他愿意要這十天嗎?這十天里,他沒有享受任何生命的權力,生命的意義何在?讓一個人這樣多活十天,就證明我們很愛很愛他嗎?我們的愛,就這樣膚淺嗎?

 

2005 年,80 出頭的學者齊邦媛,離開老屋住進了“養生村”,在那里完成了記述家族歷史的《巨流河》?!毒蘖骱印烦霭婧蠛迷u如潮,獲得多個獎項。但時光無法阻止老去的齊邦媛,她感覺“疲憊已淹至胸口”。

 

一天,作家簡媜去看望齊邦媛。兩個人的對話,漸漸談到死亡?!拔蚁M宜廊r,是個讀書人的樣子?!弊詈笠豢倘匀粫碓谑?,最后一刻仍有“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優雅,最后一刻眉宇間仍然保持一片清朗潔凈,以“讀書人的樣子”死去,這是齊邦媛對自己的期許。你呢?如果你是絕癥患者,當死亡不可避免地來臨時,你期待以什么樣的方式告別人世?如果你是絕癥患者家屬,你期待家人以什么樣的方式告別人世?

 

不久前,浙江大學醫學院博士陳作兵,得知父親身患惡性腫瘤晚期后,沒有選擇讓父親在醫院進行放療化療,而是決定讓父親安享最后的人生——和親友告別,回到出生、長大的地方,和做豆腐的、種地的鄉親聊天。他度過了最后一個幸福的春節,吃了最后一次團圓飯,7 菜 1 湯。他給孩子們包的紅包從 50 元變成了 200 元,還拍了一張又一張笑得像老菊花的全家福。

…………

最后,父親帶著安詳的微笑走了。父親走了,陳作兵手機卻被打爆了,“很多人指責和謾罵我不孝?!泵鎸χ櫫R、質疑,陳作兵說:“如果時光重來,我還會這么做?!蹦岵烧f:“不尊重死亡的人,不懂得敬畏生命?!蔽覀?,至今還沒學會如何“謝幕”!

 

瓊瑤臉書交代身后事 | 我們可以怎樣面對生死?

原作者張涵予:獨立采訪人,推廣生命教育和自然療法

 

著名作家瓊瑤昨天在她的 Facebook 上發表了一封屬于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內容是寫給兒子兒媳的一封對于自己身后事的決定。

為什么這樣私人、敏感又重大的決定要在網絡上公開?瓊瑤阿姨說,因為最近看了一篇名為《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的文章,有感而發想到自己的身后事。她之所以對外公開自己的決定,是希望萬一到了自己該離開的時候,不會因為后輩的孝心和不舍,而讓自己的軀殼被勉強留住受到折磨,也希望叮嚀兒子兒媳別被自己對于“生死的迷思”給困惑住。

 

她“抱著正面思考”寫下這封信,希望能夠改變傳統社會中牢不可破的生死觀,也叮囑她的身后事無須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火化后采取花葬方式,不發訃文、不公祭、不開追悼會,更說不設靈堂,不要出殯,盼一切從簡。她在文中提到,能夠為自己的離去方式做主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在這封公開信中,瓊瑤阿姨特別發出 5 點聲明叮囑兒子:

 

無論生什么重病,她都——

不動大手術

不送加護病房

絕不能插鼻胃管

各種急救措施也不需要

一切,只要讓她沒痛苦地死去就好。

 

她說自己即將邁入 80 歲門檻,活到這個年紀心里全是感恩,“沒因戰亂、意外、病痛等原因離開,一切都是上蒼給的恩寵”,所以,從此以后,“會笑看死亡”。

 

因為這封信,一位溫和、獨立而強大的女性形象躍然我眼前。瓊瑤阿姨在做一件很嚴肅的事,她身體力行這個觀念:我們的死亡方式由自己來決定。相比較目前普遍借助現代醫學手段延續即將終結的生命的現狀,她的決定是不做無效醫療或過度治療,讓身體在不遭受更多痛苦的情況下安然離去,保留生者最后的尊嚴。這是一個極其嚴肅的決定。

 

有這樣一個故事。

 

一位七十六歲的老人獨自在森林散步,不料被一條響尾蛇(毒蛇)咬了。女婿發現后,機警地將老人與蛇送往醫院?!笆莿《镜捻懳采?,得注射血清?!贬t師告訴家屬,若不注射,老人可能四小時就會走了。家人召開家庭會議后,最后的決定是不注射了。因為老人是阿茲海默癥患者,他在生前曾表達過,他痛恨這個病,希望未來能有自然死亡的機會。老人的家人認為,這條蛇,是上帝派來給老人家的禮物……

 

據報道,臺灣陽明大學醫管所副教授楊秀儀,在臺北市仁愛醫院演講時分享了這個美國例子。他問,“如果你是這位醫師?會不會幫病患注射?”在場醫師舉起手?!叭绻闶沁@位病患?會不會希望醫師幫你注射?”現場一片靜默。楊教授說,“壽終正寢,是每個人的期待,如果不出意外,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活到‘壽’的階段,問題是我們的‘終’呢?現在老人的壽命大都延長了,健康卻惡化了;病痛延長了,死亡緩慢了;壽命延長了,癡呆嚴重了?!?/p>

 

那條響尾蛇,猶如上帝派來的使者,提醒著即將邁入老齡化社會的患者、家屬和醫生這三方思索生命的議題:活著的時候,我們該怎樣面對死亡,邁向善終?死亡,不該是文化中的禁忌與恐怖議題,而應該是我們面對生命的冷靜省視與主動整理。在善終服務方面,臺灣走的比大陸更早更遠些。

 

但我們現在也有了一個同類機構,叫北京生前預囑推廣協會。他們正在推廣這樣一件事:在人們健康或意識清醒時簽署一份囑托協議,說明在Ta 不可治愈的傷病末期或臨終時要或不要哪種醫療護理。

 

盡管這份文件在我們國家還不具備法律效應,醫院到時仍然需要征求家屬簽字,但至少在事情發生時,這份囑托能夠代表患者表達自己的意愿。親屬們往往因為自己的生死觀念,情感因素,或者道德因素,無法做出放棄治療的決定。在 2014 年李小冉主演的電視劇《大丈夫》中,她的父親做主為已經腦死亡的母親拔掉維系生命的管子,李小冉趕來后大鬧醫院的那一段,正是現實情況的一個戲劇化了的縮影。

 

盡管如此,關于死亡方式由誰決定的討論已經展開。瓊瑤阿姨的做法正是高空中一記響亮的聲音,它在挑戰我們習以為常的觀念的同時,也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們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不要等到生死彌留之際,再去精疲力竭地維系生命,我們可以提前做好必要的準備。

 

我們無法決定怎樣來到這個世界,卻可以決定想怎樣離開這個世界。莎士比亞說,“懦夫在未死以前,就已經死了好多次;勇士一生只死一次,在一切怪事中,人類的貪生怕死是最奇怪的事情?!痹谌f物循環中,花開花謝,枯萎凋零,被視為自然而然,唯獨在人類社會中,死亡被視為恐懼與禁忌,不愿被提及。

 

中國文化一向對死亡格外避諱。死字最好不講,遇到賣棺木或者壽衣的店要敲敲木頭或者呸呸兩下,我們的生活中有許多習俗都在表達對死亡的恐懼。談論死亡,一直是不吉利的事??墒?,不提及就不存在嗎?

 

一位 40 多歲的大姐曾經和我分享過她父親的故事。

 

她的父親從小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特別有反叛性的人,年輕時參軍入黨,帶兵打仗,是一位很杰出的將領。他的性格非常堅毅,但對家人又特別細膩,甚至比母親都要細心,把她和妹妹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在他生病之前,父親一直是她和妹妹心中的偶像。直到她的父親被確診得了癌癥。

 

生病后,老父親馬上為自己安排住院治療,他要求家人一定要嘗試各種方法各種新藥為他治療,哪怕砸鍋賣鐵都可以。他疑心醫生不好好給他治,輸的每一瓶液體都要親自看過藥名,吃的每一盒藥都要親自檢查以免弄錯;他要求大姐陪在自己身邊照顧他,其他人他都信不過。整個過程持續了幾年,這位大姐說那幾年他的父親仿佛變了一個人,像一個吸干人所有力量的黑洞,而她幾乎成了一個神經病,整個人到了崩潰的邊緣。

 

直到父親離去,她依然無法理解原來那個天不怕地不怕、英武細膩的男人,為什么在死亡面前變成了一個全家人完全認不出來的,如此懼怕死亡的人。我一直記得這個故事,也一直試圖在腦海里勾勒這位父親的畫面。我無法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讓他成了家人眼中的陌生人,我猜,或許是因為對死亡的陌生甚至漠視吧。

 

他成功而自信,也許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死去,會失去對生命的掌控,會失去所有
曾經引以為豪的能力,躺在病床上成為一個“弱者”;他所營造的一切都會留在那里,什么也帶不走?;蛟S,就是這一份終將失去,終將一無所是的事實,讓他在最后兩三年的日子里,變成了一個瘋狂的抓取者,拼命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只要活著。有人說,因為你從未好好活過,所以如此懼怕死亡。但真是這樣嗎?

 

上面這個故事里的老父親,似乎已經擁有了非常成功非常志得意滿的人生,但他依然如此懼怕死亡。反而,許多偏遠山村里的老人,過著看起來十分卑微渺小的生活,但他們在死亡面前反而從容得多,接受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事實,樂天知命。人啊,越把自己看得重,越難告別舞臺。

 

這是一個人人都說“我很重要”的年代,是的,從建立獨立、完整的內心的角度來說,我們每個人都很重要,我們應該找到“屬于自己的獨一無二”,建立起真正的自信。但這也是個吊詭的命題,因為自信不等于唯我獨尊。事實上,我們內心越獨立越自信,心理上反而越可以把自己看得很輕,越能將個體生活融入自然,行動上做出有價值的事,又能把個人得失看得很輕。

 

我相信比起生活上的精彩,精神和心靈層面的探索與完整更為重要,唯此,人才有可能在離去時安詳且從容。在《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中,罹患肌萎縮癥的莫里教授這樣說,“為什么思考死亡這個問題就這么難呢?我們大多數人都生活在夢里。我們并沒有真正的在體驗世界,我們處于一種渾渾噩
噩的狀態,做著自以為該做的事。那么,去面對死亡,拂去外表的塵埃,你便看到了生活的真諦。當你意識到自己終要死去時,你看問題的眼光也就大不一樣了,學會了死,就學會了活?!?/p>

 

莫里的這段話給我了啟示。原來,我們從未學習過“死亡”,也從未認真探尋生命的真相。從誕生到長大,圍繞著我們的是一大堆被賦予的概念和價值觀,以及別人如何度過自己一生的模板。大多數時候,我們只知道努力讀書,努力工作,努力賺錢,努力積累物質和名氣……我們一直在很費勁地學習如何在臺上演出,朝著一個看似正確無誤的目標進軍,卻沒有回過頭看看這其中可能存在的荒謬,更沒有學習如何在落幕的那一刻,從容優雅地告別舞臺。要知道,戲總會結束的呀。而生死的議題,恐怕才是生命中除了吃飯最重要的事。

 

我們的學校、社會和家庭,幾乎沒有人講這門課:死亡。死亡意味著變得“無用”,而這是個被“有用”主導的系統??扇巳私K究走向“無用”。不如,提前把“無用”帶入日常生活。人常說,生死之外無大事,那么,對于死亡這件大事,我們是否過于知之甚少呢?而了解死亡,意味著了解我們的整個生命,必然會帶出“生命的意義與價值,人該怎樣活著”這類哲學命題。幾乎每個年輕人都問過“生命的價值是什么”這問題,不是嗎?那,我們是否找到了這個答案呢?

 

生命數載,必定會經歷無數挫折與挑戰,痛苦和傷害。在痛苦面前,很多人逐漸變得麻木,習以為常。我們拿出畢生的時間去解決生活中具體的難題,卻很少人持之以恒面對內在的苦痛與無助,似乎我們的心靈是無關緊要的事。然而生活常常跟我們證明:心若不安,緊握在手的一切東西都不會令我們真正安詳、放松、快樂。

 

唯有如實面對內心的困境,才能在活著的每一天全力以赴,毫無保留。務實地說,我們需要在生命中引入“讓每一天都死去”的觀念,如此才能輕松地迎接每一個新的日出。讓身上的背包更輕一些,嘗試什么都不帶上路,充分感知毫無負擔的生活。迎來送往的每個人、事、物,都只是和我們有緣暫時相遇而已,來時歡迎,別時祝福。

 

以一個生命的服務者和保管員的心態做事、待人,我想,即便什么東西失去了,似乎也不會成為多大的執著。如果我們真的相信萬物一體,活著,死去,不都在這個不停流轉的時空中嗎?

 

古印度文化對人的生命做了四個階段的劃分:

假設人可以活到 100 歲(古印度人的壽命很長的喲)

1-25 歲是成長和求學期,處在這個階段的人以學習為主,不是學書本知識,是學習生活的技能和生命的各種知識;

26-50 歲,人開始建立自己的家庭,結婚生子,承擔起家庭和社會職責,認真工作,照顧家庭;

51-75 歲,漸漸從社會舞臺和家庭中心中淡出,借助過去 50 年所學習到的智慧和經驗,成為家庭中提供咨詢和指引的智者;

76-100 歲,是人的靈性生活期。人可以選擇歸隱山林或者獨自棲居,冥想、獨行,探索生命的真諦,為離去做好準備。

所以整個生命過程,是一個入世到出世的過程,從青澀到高峰再到平靜。

 

在印度傳統文化中,死亡并非一個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我們的一生都在為死亡做準備,幾十年的學習、探索、建功、完結,這一切最終是為了人的靈魂能夠邁進下一階段,實現生命真正的升華。死亡是生命最重要的華彩樂章。因此,活在這樣傳統中的人,在死亡到來之際,反而內心會有一種鄭重、寧靜、感恩出來。

 

生命和死亡是一體的,死亡是反映生命整體意義的一面鏡子。是不是很有智慧?關于生命的學習,永無止境。我們所看到的,并非我們以為的那樣。生命如此浩瀚而廣闊,生活也總在給我們各種提醒和暗示。

 

我們是否在自以為是中,錯過了探秘的各種時刻呢?就像瓊瑤說的,“生時愿如火花,燃燒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時愿如雪花,飄然落地,化為塵土!”這是瓊瑤一生的信條,也為每個提及死亡而惴惴不安的人,提供了另一種可能性。做一個平凡的人,盡情愛,盡情笑,用心提供服務,當離去的信號來臨時,就別再貪戀這繁華紅塵,投身向另一個世界吧。

 

我們的靈魂,始終是自由的。我們的心,始終在平安中醫生選擇如何離開人間?美國是癌癥治療水平最高的國家,當美國醫生自己面對癌癥侵襲、生命臨終時,他們又是如何面對和選擇的呢?美國南加州大學家庭醫學科副教授 Ken Murray 曾發文寫過這個話題。

 

多年前,一位德高望重的骨科醫師查理,被發現胃部有個腫塊。經手術探查證實是胰腺癌。負責查理手術的主刀醫生是國內同行中的佼佼者,并且他正巧發明了一種針對此類胰腺癌的手術流程,可以將患者生存率提高整整 3 倍——從 5%提高至 15%(盡管生命質量依然較低下)。查理卻絲毫不為之所動。

 

他第二天就出院回家,再沒邁進醫院一步。他將所有時間和精力都放在與家人相處,非??鞓?。幾個月后,他在家中去世。沒有接受過化療、放療或手術。他的保險商也省了一大筆錢。有些醫生重病后專門在脖子上掛著“不要搶救”的小牌,以提示自己在奄奄一息時不要被搶救,甚至還見過有人把這句話紋在了身上——

 

人們通常很少會想到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醫生也是人,也會面臨絕癥、死亡。但醫生的死法似乎和普通人不同。不同之處在于:和盡可能接受各種治療相反,醫生們幾乎不選擇被治療。

 

因為他們知道病情將會如何演變、有哪些治療方案可選,盡管他們通常有接受任何治療的機會及能力,但他們選擇“不”。

 

“不”的意思,并不是說醫生們放棄生命。他們也想活著,但對現代醫學的深刻了解,使得他們很清楚醫學的局限性。職業使然,他們也很明白人們最怕在痛苦和孤獨中死去。他們會和家人探討這個問題,以確定當那一天真正來到時,他們不會被施予搶救措施——心肺復蘇術和隨之而來的肋骨斷裂(正
確的心肺復蘇術也可能會致肋骨斷裂)。

 

幾乎所有的醫務人員在工作中都目睹過“無效治療”。所謂的無效治療,指的是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采用一切最先進的技術來延續其生命。病人氣管將被切開,插上導管,連接到機器上,并被不停地灌藥。這些情景每天都在 ICU(重癥監護病房)上演,治療費可達到 1萬美元/天。

 

這種折磨,是我們連在懲罰恐怖分子時都不會采取的手段。我已經記不清有多少醫生同事跟我說過:“答應我,如果有一天我也變成這樣,請你殺了我?!鄙踔劣行┩缹iT在脖子上掛著“不要搶救”的小牌,來避免這樣的結局。我甚至還見過有人把這幾個字紋在了身上。有時家屬所謂的“一切措施”的意思只是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但醫生們會盡力做“所有能做的事”,無論它合理與否——

 

為什么醫生們在病人身上傾注了如此多的心血和治療,卻不愿意將其施予自身?答案很復雜,或者也可以說很簡單,用三個詞足以概括,那就是:病人、醫生、體制。先來看看病人所扮演的角色。假設甲失去意識后被送進了急診室:通常情況下,在面對這類突發事件時,甲的家屬們會面對一大堆突如其來的選擇,變得無所適從。當醫生詢問“是否同意采取一切可行的搶救措施”時,家屬們往往會立馬說:“是?!?于是噩夢開始了。

 

有時家屬所謂的“一切措施”的意思只是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但問題在于,他們有時可能并不了解什么是“合理”;因為醫生在搶救時,他們會盡力做“所有能做的事”,無論它“合理”與否。

 

不難看出,知識的不足、錯誤的期待是導致糟糕決定產生的主要原因。當然病人只是原因之一。少數醫生用“有治療,就有進賬”的思路去做他們能做的事,更多醫生只是單純出于害怕被訴訟,而不得不進行各項治療——醫生們也是因素之一。問題在于,即使醫生本人并不想進行“無效治療”,卻因為有制度和法律在約束,他也必須得找到一種能無愧于病人和家屬的方法。

 

假設一下:急診室里站滿了面露悲痛,甚或歇斯底里的家屬們——他們并不懂醫學。在這種時候,想要建立相互的信任和信心是非常微妙且難以把握的。如果醫生建議不采取積極的治療,那家屬們很有可能會認為他是出于省事、省時間、省錢等原因才提出的這個建議。

 

有些醫生能說會道,有些醫生堅定不屈,但無論如何,他們面對的壓力都一樣大。當需要處理涉及“臨終治療選擇”一類的事宜時,我會盡早把自己認為合理的方案一一列出(任何情況下均是如此)。一旦病人或家屬提出不合理要求,我會用通俗易懂的語言將該要求可能會帶來的不良后果一一解釋清楚。

 

但在很多時候,醫患雙方都只不過是這個推廣“過度醫療”的龐大系統中的受害者而已。在一些不幸的例子中,少數醫生用“有治療,就有進賬”的思路去做他們能做的事,為了錢而不擇手段。而在更多的醫生們只是單純出于害怕被訴訟,而不得不進行各項治療。

 

不過,醫生們仍舊不對自己過度治療。因為這種治療的結局他們見得太多,幾乎所有人都能待在家里寧靜地離去,伴隨的疼痛也可以被更好地緩解。更重要的是他了解醫學的進步,只需要對自己負責。臨終關懷和過度醫療相比,更注重為病人提供舒適和尊嚴感,讓他們能安然度過最后的日子。值得一提的是,研究發現,生活在臨終護理所的終末期病人比患有同樣疾病但積極尋求治療的病人活得更久。

 

Ken Murray 教授說很多年前,我的表哥生了一場病,事后查出是肺癌,并已擴散至腦部。我帶著他去了各種專家門診,最后明白了:像他這種情況,如果采用積極治療的話,需要每周 3-5 次去醫院化療,而即使這樣他也最多只能活 4 個月。

 

最終,表哥決定拒絕任何治療,僅僅服用防止腦水腫的藥物,回家休養。我們在之后的 8 個月里共度了一段快樂時光,做了許多小時候愛做的事。最后他昏睡了三天,安靜地走了。表哥不是醫生,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生活的質量,而非生命的長度。假如死亡也有一種藝術形式,那它應該是:有尊嚴地死去。

 

包括 Ken Murray 教授本人,已經清楚地向他的醫生說明了自己的意愿。當死亡最終來臨的時候,自己可以不被奮力搶救,而是安詳地睡去,就像 Ken Murray 的導師查理,Ken Murray 的表哥一樣。 如果從死亡開始倒推你的人生Steve Jobs 在他著名的 2005 年斯坦福畢業典禮演講中說道:在死亡面前,那些不重要的事紛紛被我們放下,留下僅僅對我們最重要的事情。Jobs 說他每天早上會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問道:如果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那么我今天所要做的事情會不會是我想做的?如果這個答案連續很多天都是 No 的話,他就知道他該做出改變了。

 

死亡會幫助我們梳理人生最重要的東西。你今天早上出門沒帶傘,結果下雨了,運氣真糟是不是?
你本來就要遲到了,狂奔著去追趕那輛 20 分鐘才來一趟的公交車但是沒有趕上,運氣真糟是不是?你到了公司,結果發現昨晚寫的一個重要的報告在最終修訂版忘了保存,現在露洞百出你還要在領導面前作報告,運氣太糟了是不是?

 

你那“豬一般的隊友”的同事今天該把圖紙畫完交給你的,結果他實在做不完,你還要幫他一起加班而不得不取消跟女朋友的約會,簡直是氣死人了對不對?請你問問自己,這些事情會不會是在你躺在臨終前的床上,覺得很難過很懊惱的事情?當然不會。那么你躺在臨終前的床上,最可能后悔的是什么呢?你可以花一分鐘的時間想一想。

 

臨終前人們最后悔的事情

 

有社會學家做了一個這樣的調查,他們問所有重病即將離開人世的患者:這輩子你最后悔的是什么?然后他們統計出了這樣的結果:

臨終前的人們最后悔的 5 件事情:

1.“我真希望我沒有花那么多時間在工作上?!?/p>

2.“我真希望我跟朋友保持了聯系?!?/p>

3.“我真希望我能容許自己更幸福一些?!?/p>

4.“我真希望我有勇氣表達最真實的自己?!?/p>

5.“我真希望我為了自己的夢想,而不是他人對我的期待而活?!?/p>

 

親愛的你,請你現在想一想,如果此生你沒有做什么,在你走到生命盡頭時你會后悔不已?我可以跟你分享我會后悔不已的 10件事情:

1.沒有充分表達最本真最真實的自己。

2.沒有充分的自我實現并讓生命完全綻放。

3.沒有用一輩子的努力去全心全意的愛一個人并且體驗被愛。

4.沒有學習如何更好地成為我孩子們的母親和榜樣。

5.沒有成為我父母最好的朋友并跟他們表達最真實的自己。

6.沒有擁有幾個可以無話不說、伯牙子期般的一輩子的摯友。

7.沒有盡我可能去幫助別人自我實現。

8.沒有不停尋找并且活在我的天職(calling)里。

9.沒有去不斷挑戰自己并且發現新的可能。

10.沒有去看看這個世界,體驗生命的不同形態。

 

如果你知道什么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一切瑣事就變得無足輕重了。

 

你的遺愿清單

 

那么親愛的你,在你的遺愿清單上,如果要寫上你死前最想做的100 件事情,它們會是什么呢?我上周在優勢小組里留了一個這樣的作業,當然我自己也同樣寫了這么整整 100 件我死前想做的事情。而我評判它們是否應該在我的遺愿清單上的標準,就是如果我不做這件事情,我在臨終前的病床上,是否會后悔。

 

比如我在上面說到,對我來說,如果沒有充分的自我實現,可能我真的會非常后悔。所以在我的遺愿清單上,我寫下了:在未來10 年之后建立中國最大的積極心理學社區、學會法語和意大利語、去美國完成我的博士或者博士后學位,學會彈吉他并且作曲,在 5 年之后寫一本關于自我實現的書并且出版,學會水彩并且能夠用繪畫自如的表達自己,不斷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更有愛的人……

 

請你看看你剛剛寫的如果不做,會成為你死前最后悔的事情,然后寫下你的遺愿清單。給自己起碼一個上午或者下午的時間,在安靜不被打擾的地方,寫下你死前最想做的 100 件事情并且由近到遠,為它們的實現定一個期限。

 

從遺愿清單倒推你的人生

這是你僅有的人生,每一天,包括即將逝去的此刻,都不會重來。

沒有草稿或者預演,所有的一切,都是現場直播。

你甚至都無法預測死亡降臨的時間,因為每一天,都是一個禮物。

但你可以做到,每天都保證自己不留遺憾的做著你最想做的事情,成為著你最真實的自己。

而這一切,可以從你的遺愿清單開始。

請你寫下對你說來最重要的 10 件事情,然后用它們來倒推你的人生在今年,這個月,今天甚至是現在,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最想做的 10 件事情:

1.跟這個世界建立最緊密的連接并感受到它無限的生命力。

2.成為一個非常有能力愛別人的人。

3.能領導好自己的生活并且一點點的自我實現。

4.能最真誠的表達最真實的自己,為了表達自己而不是別人的期待而活。

5.每天以愛和感恩而不是恐懼為做所有事情的動機。

6.最充分表達自己的最本真的優勢、天賦和才華,用它們來做我覺得最有意義的事情。

7.不斷學會完全的自我接納和無條件的接納別人,不管是美德還是陰影。

8.不斷發現更好的方式去幫助別人自我實現。

9.成為真理最忠誠的學徒,探索和學習靠近它的途徑。

10.在不斷加深的自我認知中,能夠讓心中的羅盤指引自己在哪怕是驚濤駭浪中也保持著前行的鎮定和方向。

 

根據你的目標,在你的日歷或者各種時間管理軟件中,給自己制定“學習計劃”。關于我這個月的學習計劃,首先就是成為一個更有愛的人和更好的領導自己的生活。我每天早上起床做慈心禪冥想(慈心禪冥想被心理學家證實可以培養我們愛的能力),每天嘗試著更好的去傾聽媽媽,每天嘗試著從一個與他人相處的過程中建立共鳴。而在領導自己的生活上,每天我去跑步或者游泳至少半個小時,每天看書至少 2 個小時,每天實踐心理學知識或者做咨詢實踐至少 2 個小時。

 

當你發現你所有的目標對在向著對你來說最重要、表達最真實的自己、最讓你沒有遺憾的方向發展時,很多不重要的東西我們就懂得了拒絕。沒有人可以為我們做決策,當我們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時候,總會有無數的人來搶奪我們的時間資源。

 

每天回顧你的遺愿清單

我相信所有跟死亡成為好朋友的人都最真摯并且不后悔的活在這個世界上。我相信 Jobs 雖然英年早逝但他也不曾對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歲月感到遺憾,因為每一天,他都跟隨著自己的心活著。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永遠在搶著我們最寶貴的時間資源。你的公司、你的同事、你的上司和領導、你的下屬、你的朋友、你的親人和愛人,你的孩子還有無數希望你把時間分給他們的人,我們永遠都有做不完的事情。

 

但這個世界上只有那么一些事情,對我們來說是最重要的。而在我們十分有限的生命長度,也僅夠我們去做這些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選擇把這樣的時間,分給那些對你來說不重要的事情上,等待你的,可能是臨終前的,那一聲疼徹心扉的嘆息。

 

我曾經聽過這樣一句話:我們生命的長度,僅僅夠用來好好地愛一個人。而我想說:我們生命的長度,僅僅夠用來成為我們自己……所以不要再活在別人羨慕或者否定的眼神中了,其實你早已知道,什么對你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每天早上回顧一下你的遺愿清單,然后讓死亡成為你最好的朋友。

 

讓它幫助你,成為你自己!

  • 澤業營銷網官方QQ群
  • 群號:99293363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眾號
  • ID:iyangzeye
  • weinxin

楊澤業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